彼岸咖啡

2020-08-01分享


一一场雨消散了空气中闷热的暑气,雨点强劲的敲打着车窗、柏油路面,酣畅而淋漓。令人生厌的知了叫声此时似乎也已不见...《彼岸咖啡

一场雨消散了空气中闷热的暑气,雨点强劲的敲打着车窗、柏油路面,酣畅而淋漓。令人生厌的知了叫声此时似乎也已不见了踪影,藏匿在了雨的无边的世界里。男人坐在出租车里,透过车窗欣赏着外面磅礴的雨景,以及被这暴雨所笼罩下的苍茫的城市。

这是陌生的地方,却是熟悉的小城。

多年前,这座城市的名字经常会在唇齿间流转,曾经有着仅次于家乡的亲切。多年前——朦胧的车窗前似乎出现了青春时的影子。

那是九十年代的大学校园,校园广播总是重复播放着罗大佑的《恋曲1990》以及老狼的《同桌的你》,没有考研,没有出国,没有手机,更没有网络,有的只是简朴的自习室,欢快的笑声和真诚的情谊,还有每周末的简易的舞会以及大学生活动中心学生们的自娱自乐。

男:二十岁,我爬出青春的沼泽,像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,喑哑在流浪的主题里你来了——

女:我走向你

男:用风铃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

女:你说你喜欢我的眼睛

——

刚入学的迎新晚会上,水珂着一袭白裙,用一只粉红格子的发带箍住披肩长发,深情款款的配合着男主角子乔朗诵着风靡大学的《四月的纪念》,那双眼睛,流转生动,顾盼生辉,多少年后,子乔依然记得那双眼睛,那个眼神。“我来了”,子乔总是把自己幻化成诗中的男主角,她走向他,一直从诗中走到生活里。他们的爱情是从那时起开始的吗?

或许,他们本就没有一个清晰的开始,因为没有一个确切的追求过程,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,只是,就这样,慢慢的,而又顺利成章的,俩人一块儿吃饭,一块儿去自习室,周末一块儿逛街,看电影。

想到这儿,男人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,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青春的故事有千万种,但无论哪种,现在咀嚼起来都有种酸酸涩涩的味道。

出租车在一座装修豪华的建筑前停下,男人在路旁站定了,此时的雨疏落了不少,尽管还是淅淅沥沥,但已过了刚才的迅猛劲,只是轻轻缓缓,一滴一滴从眼前飘落。男人再次抬头确认了一下,“彼岸咖啡”,暗紫色的字体在雨水的冲刷下更加澄明醒目。他下意识的捋了捋头发,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走了进去。

穿过厅堂,仿佛置身于一个空灵的世界。悠扬的钢琴曲从四周向中心靠拢,那种轻柔舒缓弥漫于耳膜,环绕入心底。温暖的灯光穿梭于微细的气息,舒倘、漫长,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。

他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咖啡馆被营造的温馨而又浪漫。桌上的玫瑰似乎刚从雨中采摘下来,花瓣上的水珠还带着泥土的气息,轻灵、透明,那灼人的红直逼入男人的眼睛。那些风干了的记忆,一经有了某个出口,便会于刹那间转为鲜活,当它经过那个烙印的时候,便充斥着晦涩的甜蜜,隐隐的疼痛。

大学校园的情人节总是充满了浪漫温馨,每到这一天,校园的街道上,教学楼前,宿舍门口,总会一夜间绽放出无数的玫瑰,情侣们互相依偎着从中经过,男生们骄傲的从卖花人手中接过红艳艳的玫瑰,然后递给一脸幸福的女友手中,不管是代表一心一意的一朵,还是天长地久的九朵,都会给花样年华的小情侣们带来无限甜蜜。

那一天,子乔早早的来到女生宿舍楼前,楼前的空地上早已站满了手捧玫瑰的王子们,都在望眼欲穿的等待着自己心中的公主。只见一个个身着盛装的美丽女生被一朵朵娇艳的玫瑰俘获,带走。校园中一片姹紫嫣红。

水珂在子乔的期待眼神中终于走出了楼洞,乳白色的短款小棉袄,淡蓝色的牛仔裤,跳动的马尾辫,不是盛装,却清清爽爽的来到子乔的面前。

多年之后,子乔依然记得那天那与众不同的水珂,水一般玲珑剔透的女子,不施粉黛,却一脸的青春气息,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说的就是这样的女子吧。一天的共处之后,两人沿着从市区回校园的小道,如水的月光,把他们的影子拉的修长修长。水珂靠在子乔的肩头,喃喃细语:

“我要的是比玫瑰珍贵的,你的一颗心,你满满的爱,你的疼惜,你的懂得,你的包容,你的呵护,你的一生相依相守。”

可是,可是——

桌上的玫瑰依旧静静地躺在那儿,含着露珠,吐着芬芳,氤氲着丝丝清幽——

又一首钢琴曲缓缓响起,男人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七点十分。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二十分钟,他开始目不转睛的望向窗外,由于雨天的缘故,夜幕已经开始降临,马路上汽车的鸣响伴着沙沙雨声,奏出夜的交响,一扇窗子,隔绝成两个世界。

一张车票,不也阻断成两种生活吗?

毕业前夕,子乔和水珂每天都在煎熬中等待着命运的宣判,他们同时报考了上海的一所知名大学的硕士研究生,每当同学们的录取通知书不时地飘过千山万水来到学校时,他们就一顿紧张。既盼望着自己心所向往的那一纸通知的来到,又怕只是自己的那一张来到。

可是,命运却偏偏给他们开了这样一个玩笑,那一天早上,子乔又是早早的来到班里的信箱前,忐忑的拿出钥匙,随着“蹦”的一声锁扣解开的声音,一个信封飘然落地,子乔紧张的搜遍整个信箱的每个角落以及所有的缝隙,一个,只是一个,而那个信封,就是给他们带来几多惊喜又几多忧愁的通知书。

从那一刻起,便是更多焦灼的等待,他们彼此安慰着,可能通知书不是同时发出的,也可能是在路上他们分属了不同的列车,以至一个会快点到达,一个会慢点到达。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,一天,两天,三天,一周,慢慢的,这种安慰再也起不了作用了,子乔开始打点行李,准备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很顺利的,子乔进了家乡的一所重点高中,开始了起早贪黑,忙碌而充实的生活。第一年,他不断地收到水珂的信笺,还有一堆堆的复习资料。第二年,他依然会收到,只是有所减少,第三年——

渐渐地,他们的联系越来越少,子乔在单位干的任劳任怨,把自己的学识和感情都倾注在了自己的学生身上,也颇受领导赏识,一步一步,脚步沉稳而踏实。几年功夫,便跻身于学校中层。期间,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清秀温婉的姑娘,结了婚,也生了一个健康活泼的儿子。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。

今年夏天,学校安排子乔出差,而地点却是那个一直深埋于心中的水珂的家乡。突然间,沉淀了多年的往事,曾经那些手牵手在雨中奔跑的片段,那些无拘无束、恣意挥霍美好年华的日子,如波涛般汹涌而来。子乔开始调动所有的同学关系,打听水珂的下落和联系方式,已经是拥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的母亲的水珂现在怎么样了呢,子乔惴惴不安的拨通了那个电话。

“喂,你好!”

接通的瞬间,熟悉的声音像是穿越时空的隧道蹁跹入耳,还是那么的细润,还是当年的感觉,一时间,子乔竟呆滞了。他只感到浑身的血液涌入大脑,混沌、胀热,这么多年,自己以为忘却了,难道真的忘了吗?

大约停顿了一分钟,子乔才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。等到挂断电话好长时间,子乔还沉浸在水珂刚才的话语里,“我就在老家呢,回来三天了”,“晚上七点半吧,xx路彼岸咖啡见”——

彼岸咖啡,谁是谁的彼岸?谁又是谁的此岸?

咖啡的雾气渐渐从杯底升腾,氤氲在杯子的上空,层层扩散,苦涩的醇香在敏感的鼻翼下找到了梦想的归宿,尘世的喧嚣让位于伴着咖啡起舞的音乐,浮躁的心灵,在乐曲的抚摸下渐趋平静。

想,那些如烟的往事,在现实的夹缝中,不也只能存于心底,在偶然的空隙合适的时间拿出来回忆吗?可是,既为回忆,便也注定了只能忆,不能回!

《半生缘》中,曼桢对世钧说,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”,青春的浪漫真挚在尘世的烟火中渐渐失去了飞翔的翅膀,满载的星辉在一路的奔波旅途中点点遗落,初恋的珍贵,正在于那最纯美的爱之心曲,它是从心底盛开的莲花,是用最真挚的爱的雨露来浇灌的花朵,但它又好比是最脆弱的玻璃水晶,稍不留神,就会铸成大错,因为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谁也无法挽留岁月的匆匆,人生本就如此,犹如眼前的一蓑烟雨,满河长风。谁是谁一生的想念?谁是谁一生的永远?那些往事,已经在回忆里开出了最绚烂的花朵,又何苦再觅?若干年后,那些点点滴滴的片段,或许会在无风无雨也无晴的岁月,历久弥新,温暖如昔,或许也会永远藏匿于心底,似水无痕!

咖啡馆开始陆陆续续的上人了,有相依相偎的情侣来此享受眼前的美好,有忙碌的夫妻偷得闲暇来此诉说初恋时的甜蜜,或许还有失散的恋人想要共叙别离的相思——

男人悄悄拿出身边的手机,轻轻触动键盘,随着短信的发出,他站起身来,向门口走去——

不知何时,雨已经停了,只留下惺惺咸咸的潮湿,远处,街灯把夜色染成橘黄,晕染出宁静的祥和。


Tag:彼岸 , 咖啡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