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树:我没有点赞之交

2020-07-30分享


作者|小左文中图片来源网络最近朋友分享了一段朴树的爆笑采访:问:哥你听后摇吗?朴树:十年前听-问:哥你做实...《朴树:我没有点赞之交

作者 | 小左

文中图片来源 网络

最近朋友分享了一段朴树的爆笑采访:

问:哥你听后摇吗?

朴树:十年前听

-

问:哥你做实验音乐吗?

朴树:不做

-

情况就是朴树是名副其实的对话终结者。

无论对方怎么投其所好搭话、提问,他的回答完全没有要让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。

朋友分享完,笑过之后说,“好羡慕朴树啊,即使在职场也不用虚假地社交。”

确实,我们时常被职场逼迫到要看书学习“如何做一个高情商的人”,“如何好好说话”,“如何在聊天中让人保持愉悦”等等技巧。

甚至家人、前辈的经验教训告诉你:与人寒暄,会说话是每个社畜的必备技能,做不好这一点你距离失败就又近了一点⋯⋯

不用这样做的朴树我好羡慕。

不用讨好,不用虚伪,能过上朴树同款人生的人又能有几个呢?

01

以我们普通成年人的角度看,朴树实在活得任性。

他几乎不给任何人面子。

录制节目当中,主持人问他为什么愿意来参加综艺,当嘉宾,他诚实回答:为了钱。

-

原本,应该说些场面话的。

比如和同台的嘉宾是好友,比如热爱音乐。

但朴树没有。

他也从不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他评价自己之前的歌《NEW BOY》:是我的污点。

-

即使当时这首歌的制作人张亚东就坐在他的旁边,而他自己也是这首歌的作者,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朴树之前上过一个旅行节目《奇遇人生》。

刚到机场,朴树就对着镜头说:想回家,我后悔了。

-

节目中也坚持不懈地拆台。

-

节目后,有人写文章批评他:不成熟,不会说话,甚至讨人厌。

我清晰地记得有人批评朴树时说,“有才华了不起吗,凭什么说话这么不留余地。”

嗯,有才华确实了不起。

02

以旁人的角度来看,无论如何都会喜欢这位不怎么成熟会说话的男人的原因,就是音乐。

1999年,《那些花儿》唱红了朴树。

无可否认的是,朴树的每一首歌都那么深入人心,甚至影响着许多人的人生,是每每听到都会感慨流泪的声音。

-

如果用娱乐圈的定义,朴树虽然总是很久才现身,但似乎永远正当红。

这可以成为他任性的资本。

当一个人的才华足以承载他的脾气,他的存在足够不可替代时,世界的确就是会偏爱他一些。

世人也是一样。

无论是对脸蛋天才,还是对智商天才、才华天才的偏爱从未停止。

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但朴树却也不尽然。

他任性,和才华无关。

03

只是才华还不足以完全在这个成年人的世界安身立命。

毕竟人要生活,就要花钱。

所以朴树可以任性,更重要的是,朴树有钱。

当然,他不是什么大富豪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存款数额,但是显而易见的是:他的钱,能满足他的需求。

他物欲不高。

可以骑小电驴,穿老头衫。

-

手机也不追求新款,很长一段时间还在用诺基亚。

-

人不缺钱,对金钱也看得很开。

他卖掉了房子,和妻子租住在喜欢的别墅里。

豪华装修自己的录音棚,丝毫没有省钱的意思。

朴树说,虽然租金很贵,但他觉得很值得。

-

他不追求太多奢侈的生活,幸福在他看来就是:

“开始早睡早起,每天十点多就睡觉,第二天早上早起后吃完早餐,打开窗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这样的生活节奏让他觉得充满了希望,而且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状态。”

朴树的经纪人曾经多次建议他上一档综艺节目,以名利作为诱饵。

朴树的回复很直接:如果我喜欢名利,是不会十年不发片的。

-

这样的生活状态,让他可以直接拒绝了很多不喜欢的事情。

因为“不求”什么,所以也基本杜绝了无意义的人脉社交。

所以朴树看起来和大多数成年人的生活相反,他还像保持在懵懂的少年时代:依据喜好选择一切。

那是我们在步入社会后就失去的特权。

对不喜欢的人笑脸相迎是职场的基本素养,对刁难人没素质的甲方点头哈腰都是日常,更别提对神经质的老板也要恭恭敬敬,甚至相个亲对奇葩的对象都要保持文明有礼,遇到蛮不讲理的陌生人都不能轻易发怒⋯⋯

不然,你的崩溃在别人看来就是:“不成熟!”

结局就是,不被喜欢。

04

因为害怕不被喜欢,所以不敢做出格的事情。

我们努力活得符合大众标准,不做另类的人,有一份工作,有一个家庭,按时上班,准点生孩子当爸妈,似乎这样就可以融入人海,不用被拎出来批评。

有人说,朴树是仗着有大家喜欢,所以才这么任性。

其实正好相反:朴树有「被讨厌的勇气」。

出身书香世家的朴树,选择退学做音乐,在那个时代看来是个很傻很疯狂的选择。

但朴树做了。

他不惧怕外界的评价,也不在意失败后可能出现的嘲笑。

-

他选择做一些傻事,不在乎外界的评价。

比如,为了帮助朋友,掏空家底,接了自己不喜欢的演出,只为给这位朋友筹钱治病。

-

他永远直言不讳。

-

永远不会为一个节目的设定,一个工作去改变自己。

他说,我这人真没有故事性,我就想一个人呆着,做做瑜伽,喝个咖啡,看着路人。我不自在,我没法自在,我不喜欢做这件事情,我真不想录这节目了。

说白了,他对自己足够坦承。

不想讨喜,也不想为难自己,就像他对鲁豫说:

“我没你们说的那么好,也不需要。”

很多人说过羡慕朴树,也有很多说过朴树是天选,一般人做不到。

其实这很多的羡慕和向往之间,真的只有无能为力吗?

阿德勒在「被讨厌的勇气」书中写:不是我们被限制,让我们不能做,而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是我们选择不做。

其实很难,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。

回到最初的问题:社畜如何在职场中成为朴树这样的人,能够回避虚伪的社交。

答案其实很简单:只要你不担心自己的拒绝会惹恼谁,就去做。

但这正是我们绝大多数人,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。


Tag:朴树 , 没有 , 点赞 , 之交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