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里的那棵树

2020-06-10分享


疲倦时,抬头,总能望见那棵树。粗壮、蓊郁,树冠张开,如巨大的伞,凡覆盖之处,一片清凉。阳光细碎,在绿叶间闪动、跳...《校园里的那棵树

疲倦时,抬头,总能望见那棵树。粗壮、蓊郁,树冠张开,如巨大的伞,凡覆盖之处,一片清凉。阳光细碎,在绿叶间闪动、跳跃。每一枚叶,都似乎是一只调皮的眼,一颗流溢绿光的星。每到春夏,鸟声在枝柯间啁啾,蝉儿在绿荫中歌唱。那声音,清越、欢畅,将天空唱得格外辽阔、晴朗。

这样的时候,我总觉得日子很美好---阳光温热,绿影婆娑,生命昂扬。仿佛因为那棵树的存在,平淡琐碎的日子,有了亮耀的风景;荒芜的心灵,也有了生机。

树在那里,不知道站多久了。反正我来时,它已经在那里,一恍十多年过去,它依然在。10多年来,年轻的我,不再年轻,它却越发苍翠蓬勃。日日经过它,也没有特别留意过。只知道它是一棵香樟,比其他树高些,壮些。它仿佛也并不介意这些,只默默地生长着。主干笔直向上,约在五米高处,突然分成两个树杈,再在这树杈上,分别旁逸出许多枝条来,如伞,如盖。把身下的花园几乎全揽于怀中,枝枝横斜,叶叶叠翠。撑起的是生生不息的渴望,洒下的是透心彻肺的清凉。

秋冬之时,其他的树木叶子要凋落,但它不。它站在那里,撑满苍翠的叶片,迎着寒凉的风,颤动着,坚挺、婆娑。仿佛有一种凛然的傲气,不屈服于恶劣气候的淫威。勇敢、绿意盎然地,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谣。每当这时,望着它,我的心便多了些暖意。总觉得秋冬未来,或者春天不远。因为树还绿着呢,绿着就有希望,有温暖。然而,令人惊奇的是----春天来时,其他的树木,多半直接从光秃秃的枝桠间,冒出嫩芽或花苞,蓬蓬勃勃地开始了新一轮季节的循环。而它,在新芽绽出前,却先要褪光一身老叶。那些飘飞的叶片,在春天里霹雳吧啦地掉落,于空中翻飞,如蝶,如花。旋转着,漫天飞舞,依依难舍。仿佛在与枝干作悲壮的诀别。与周围盛大华美的春景,形成显豁的区别。那些叶,在悲壮地旋舞中,最终着了地,静静地躺在花坛、水泥地面上,被清理进垃圾场。新芽这才纷纷披挂上阵,风风火火地奔赴枝头。眨眼功夫,又是翠绿如盖,新鲜欲滴。这样的场景,我想起动物界的鹰来------鹰在四十来岁时,为了更高更自由地飞翔,必须要忍着巨痛,在岩石上碰掉老化的喙,拔去不再锐利的指甲,扯光身上厚重的羽毛。只有这样,它们的生命才会因更新而得到有效延长,才会在余生里飞得更高更远更强。我不知道香樟在褪去老叶时,会不会有鹰那样撕裂血肉的痛。但,那换叶场景的浩大与悲壮,也令我为之动容。更新之后的香樟,的确也更粗壮、高大、苍翠了。

人说“人挪活,树挪死”。我庆幸它,只是棵普通的树。在那些自以为高贵者的眼里,它的存在,无足轻重。可能正因为此,它才不会被擅自挖掘、搬动、移栽,成为喧嚣闹市的衬景,供人消遣、玩赏。它只适合静静地长在那里,成为完全的自己。根在地下蔓延,无所拘囿;枝在空中伸展,毫无顾忌。天然、率真,以几乎原生态的方式生长着,真实而深刻,粗犷而大气。不为潮流和概念奔命,不为浮喧和虚荣丧失自己。用千万枚叶的眼,看清世事,看淡风云。从容、优雅、诗意地生长着,享受着生命应有的美丽和悲喜,也把这种精神和态度,智慧地传递。用不着热热闹闹地鼓噪,用不着急急惶惶地听命。因为树的本分,就是坚持好自己的位置,静静地生长,默默地贡献绿意,将鸟声聚拢,将天空唱晴。树的幸福,就是在无限生长的过程中,护佑身下的土地,供孩子们嬉戏,让他们充分感受到成长的幸福与乐趣。

水一旦流深,就会发不出声音;树一旦长成,姿态便成为永恒。那棵树,就那么坚韧地挺立在那里,无论春夏秋冬,无论风雨阴晴。监守着自己的位置,从未动摇。仿佛每一个细胞内,都蕴藏着不为人知的巨大力量,可以抵御时光的流逝,年华的老去;容忍风暴的肆虐,人事的苍凉。作为一棵树,也许它知道:生长是它的本分,遮阳挡雨是它的责任,安之若素就是它的宿命。正因为此,它才愈发粗壮茂盛,也赢得了人们对它的尊敬,在局限之中超越局限,无限地延展着生命。

它就这样一年又一年,陪伴在我身旁,在我关注或忽视它存在的所有日子,暗暗地长。根,越扎越深;树干,越长越壮;枝,越发越茂;树冠,越伸越高。慢慢地,竟长成一道亮眼的风景,成为校园的某种精神象征。用年轮,记录着花开花落的过往;用蓬勃,激起孩子们对蓝天,对未来无限地向往。

渐渐的,我不再觉得它只是一棵树。而是我卑微生命的一种象征,一种我渴望达到的灵魂高度。我想如它一样,把根扎得深些,再深些。把枝叶伸展得高些,远些。坚持着脚下的位置,在现实与理想之间,守望一种精神,一种永恒。---一半在天,一半在地;一半在虚,一半在实;一半在梦,一半在醒。默默地站在那里,I卫着一方纯洁宁静的天地。尽量滤些外来的喧嚣与浮尘,吐纳出纯净的空气。让校园,因树的存在,有一道永不凋落的风景;因树的存在,还散发着自然、真实的生命气息。

平日里,那棵树,只是一道可有可无的风景。那场地震后,人们才发现那棵树的存在,是多么具有实用价值。惊慌未定的人们,在余震不断的不安里,寻求一块较为安全和舒适的避难之地。大家把眼光,不约而同地投向了那棵大树。它身下的土地,平整干净,适合搭建临时的帐篷。它的树冠,宽广蓊郁,能遮阳挡雨。人们围在它身旁,安营扎寨,一住就是几十天。在它的庇佑下,煮饭、洗衣、歇息、争执、斗气……树,默默地看着、听着,包容着灾难面前人性的真实。静待着一切过去,一切恢复。后来有了板房,有了新楼,人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天地。而树下,却是一片狼藉,喧嚣顿静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棵树突然萎靡了下去。它的叶,枯黄而憔悴,如同生了重病。眼看着树叶凋零,树枝枯瘦,大家甚是着急。查找原因,发现是树叶上生了极小的虫子,肉眼很难看清。后勤人员买了药,兑了水,喷洒了几次。那叶子逐渐全部脱落,光秃秃地立在风中,那种悲壮,令人揪心。好在春天来临时,它终于缓过劲来,重新长出了嫩叶。先是一点点黄绿的芽尖,慢慢抽生成叶片,颜色转青,并日渐葱茏起来,恢复了生机。树下的故事,如同那些生了虫子的叶片,终究随风而逝,在岁月里流失。然而,经常望着那棵绿意葱茏的树,我知道它暗自悲愤绝望过。那痛,深刻在08年那圈年轮中,无法抹去。

如今,在夏日的晴空下。那树,似乎更加茁壮。它仍然不断地延展着根系的深度,增长着树干的高度,拓宽着树冠的宽度。天光滑过它翠绿的叶片,地上便投下成一团迷人的幻影。那些精致的鸟儿,在它博大的胸怀中,欢快地嬉戏、歌唱。它的身下,花团锦簇,孩子们挤坐在一起,手拿着书本,清晨的天空读得特别嘹亮。那棵树,依然保持着守望的姿态,仿佛在永无止境的寂寞中,无声地演绎坚强,独尝着百鸟飞尽的落寞与忧伤,执拗地护守着那份最初的真诚与梦想。它把梦,种植在坚硬的水泥地下;它把情,融于树干与枝叶血脉间。默默地生长,不求峭立坚壁,惹人观望;但求生之无悔,真实坦荡。


Tag:校园 , 那棵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